欢迎您来到!

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师长杨剑:用铁的意志打硬仗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品牌 >
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师长杨剑:用铁的意志打硬仗
* 来源 :http://www.finerythelabel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01 01:52 * 浏览 :
     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师长杨剑:用铁的意志打硬仗http://www.gog.com.cn08-06-1617:31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 我叫杨剑,是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师长。我师前身是“叶挺独立团”,素有“铁军”之称。5月13日凌晨1点52分,我师接到救援汶川灾区的命令。此时,部队正分散在13个外训点上训练,我们边收拢、边动员、边准备。219名在师教导队复习考军校的战士,立即放下书本赶往集结地域;在家休假的战士王修赫得知部队前去救灾,从家乡徐州打的530公里连夜追赶部队;装甲团三营教导员张修峰肘部手术才6个小时,拔掉输液针头跑回了部队;安排留守的160多名官兵,咬破手指写血书,强烈要求去一线。万人千车在两个半小时内完成紧急出动准备,从空中、铁路、公路火速向灾区进发。 我师一到灾区,按照指挥部的命令,立即兵分四路,赶赴都江堰、汶川、理县、茂县,在2200多平方公里的灾区迅速展开了救援行动。通往汶川最近的路线,必须穿越60公里的大峡谷,两边是悬崖峭壁,中间是汹涌的岷江,道路被山体塌方堵塞,不时有石头砸下来。师党委决定,由我带领1800名官兵徒步穿插、挺进大峡谷,在没有路的地方踏出一条路来,从南线开辟“都汶通道”。同时,炮兵团分三个梯队,摩托化绕道雅安、马尔康,翻越夹金、梦笔两座高原雪山,沿着当年红军走过的长征路,从西线迂回800公里,打通到汶川的道路。灾区群众看到“铁军来了”的旗帜和戴着“铁军”臂章的战士,激动得呼喊:“解放军来了,我们有救了!” 5月16日上午,部队得到消息,银杏乡沙坪关村50多名群众被困在峡谷的山坳里。当年见义勇为的英雄战士、某团副政委徐洪刚,主动请缨,带领200名官兵前去营救。震后的峡谷道路被堵,必经的一座铁索桥,一侧铁索被震断,桥板严重脱落倾斜。徐洪刚第一个攀上去,突如其来的余震,差点把他晃进30米下的岷江。官兵们没有犹豫退缩,一个接着一个地攀了过去,及时把被困的群众救了出来。 震后的映秀镇一度成了“孤岛”,数千灾民急需食品、药品。阿坝州委书记侍俊找到我说:“现在救人和防疫的任务非常紧急,物资从水路运到漩口,就再也送不上来了,我拜托铁军了!”我们立即组织800名官兵,肩扛背驮,沿着崎岖艰险的泥泞山坡,冒着大雨和余震,昼夜不停地抢运。战士谢玉勇连续两天两夜背粮送药,又累又困,两腿一打软,便向深谷滑去。紧急中,他一把抓住一棵小树,另一只手拽着背囊不放。连长焦急地大喊:“快扔背囊!”但他死死不肯松手,直到大家把他拉上来。战友埋怨他,这个时候还不扔东西,你不要命了。谢玉勇说:“这是灾民的救命粮,好不容易背到这里,说什么我也不能扔!”连续三天的突击抢运,许多战士磨破了肩膀和裆部,有的被渗漏的消毒液烧伤了后背,但没有一人叫苦喊累,硬是把1200箱药品、230顶帐篷、1320箱食品、1400多公斤大米送进了映秀镇。 在映秀镇救援时,战士安乐听到一处废墟中有求救声,立即同几个战友展开抢救。没有专业工具,就用手一点一点地往里抠,指甲扒掉了,手脚刮伤了,大家全然不顾,用了两个多小时,掏出一个三米多深的洞,发现了一个幸存的姑娘,右脚被夹在砖墙下。就在安乐和一个战友撬砖墙的时候,突然发生强烈余震,战友被砸昏了过去。在场的群众都说:“这样救下去太危险,搞不好还要把战士的命搭进去,实在不行就把她的脚锯了吧!”生命垂危的姑娘也用微弱的声音说:“别再费劲了,锯就锯吧。”这时,安乐抄起一根钢钎又爬进洞里。他用后背顶住压在砖墙上的预制板,用钢钎别开压在姑娘脚上的残墙,终于把姑娘救了出来。姑娘让安乐留下名字和部队地址,安乐说:“我是铁军的一个兵。” 一次救援就是一次考验。5月17日,师教导队赶到一栋坍塌的住宅楼抢救幸存者。这栋五层的楼房,一半塌得只剩下两层,另一半严重倾斜,残垣断壁随时有倒塌的危险。看到战士们不顾一切地往前冲,师政委刘法峰担心空间狭小,一旦残楼倒塌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他拦住大家说:“先上10个人,其他人往后退。”顿时,战士们呼啦啦涌了上来,谁也没有后退。见此情形,教导队长员波大声喊道:“不是独生子女的举手!”在场的273名官兵全都举起了右手。员队长又提高嗓门喊道:“我说的是,不是独生子女的,举手!”官兵们反而把胳膊举得更高了。刘政委只好让员波挑出10名战士钻进废墟救人。周围的群众看到这一幕,流着眼泪鼓起掌来。现场有个记者问我们的战士:“我知道你们当中有很多是独生子女,为什么还争着上?”他们回答:“舍不得自己的命就救不了群众的命,怕死就不是铁军的兵!” 时间一天天过去,废墟中已很难有幸存者,但我们仍不放弃一线希望。全师官兵深入到28个乡镇、481个村寨、15万户人家,逐山逐寨、逐村逐户进行拉网式的搜救,转移安置受困群众15000多人,抢救重伤员300多人。有一位叫李贵学的司机,被滚石砸落岷江,腰部受伤,小腿骨折。当搜救的战士发现时,他趴在一块岩石上,已经奄奄一息。这个伤员体重180多斤,要把他救出来,须攀援几十米陡坡、两处400米长的滑坡路段,战士们用树棍和背包带做了一副简易担架,抬着他连跪带爬往上挪,到滑坡地段时,只好用床单把他横绑在四个战士的背上,艰难地爬行,几次险些滑入岷江。经过5个多小时,终于把他救出了峡谷。李贵学的爱人得知丈夫获救的消息,在电话里哭得泣不成声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汶川县民用爆炸品仓库在地震中严重受损,房顶被巨石砸穿。库中存放着52吨炸药、23万枚雷管和36万米导爆索,余震中不时有石块滚落,一旦落到爆炸品上会立即引发爆炸,危及方圆十公里的村庄、厂矿和5000多人的生命。转移爆炸品任务紧迫、危险性很大。受领任务后,大家毫无畏惧,冒着爆炸随时发生的危险,急搬快运。刚刚把爆炸品转移到库外,突然几块松动的大石头落到了存放雷管炸药的地方,大家惊出了一身冷汗。阿坝州田副州长拉着我的手说:“真悬啊,感谢铁军搬走了悬在我们头上的炸弹。”我对他说:“就是豁出命来,我们也决不让刚刚遭灾的群众再受伤害!”   谢谢大家!